把车停在路边,呆了好一会,才决定给蒋尔云发个短讯:方便电话?

昨天蒋尔云的反应敏捷给他的震撼还没有消失,他觉得这个时候,在江城只有两个半人能够给他启示,一个是谷陵,一个是蒋尔云,还有半个是王长安。因为他们身在官场,又属于实力派,几乎了解各路神仙的来龙去脉,事情到了他们那里,基本上都能够一眼看出其中关键,找到相应的路径。

至于刘成家,叶三省觉得这位常务副市长目前心态有些变化,有些复杂,自己无法揣测,可以被刘成家利用,保持亲密的同盟关系,但最好不要向他请教,尤其他还跟陈文富关系匪浅。

一分钟,蒋尔云的电话就打了过来,问叶秘书有何指示?

叶三省厚着脸皮说,书记你说了请吃饭,我今晚没地方蹭饭啊。

蒋尔云笑道,那好,晚上我要串个场,先是宴请上海来的专家,那也是周书记的客人,然后是市*委党校陈校长下来考察,下午是办公室主任陪同的,晚上我得去应酬一下,你看你是跟我一起去哪场呢?

叶三省怔了一下,说我其实都行的。重要的是跟书记你在一起。不过最好你安排在一起,这样不麻烦啊。

蒋尔云笑道,本来上海的专家,是要去醉美酒楼的,专家跟那个老板熟悉,陈校长呢,就在我们政府食堂接待,那这样的话,我叫他们一起安排去醉美酒楼吧。时间也差不多了,叶秘书你可以直接过去,我也差不多出发。

叶三省说好。

心里却是别扭。

那天他在醉美酒楼同时应酬泰和山庄和临江古镇两拔人,后来去唱歌的路上差点跟一位莫名的警*察冲突,心里就想以后别去醉美酒楼了。

倒不是因为路上的冲突,而是因为那个叶老板具有上海人的精明的势利,他不太喜欢,同时那里生意太好了,可能经常碰上认识的官员,但是现在,不得不接受。

过去的路上,蒋尔云再次打了电话进来,说了两个包间名称,叶三省说他还是参加专家那个局吧,蒋尔云说好,那晚上我重点陪专家,隔壁串场。叶三省想,蒋尔云可能早就决定了重点陪专家,可是这么自然地接着自己的话说,还是叫人听着舒服。

至于选择专家那个局,虽然叶老板肯定要进来纠缠,但是比起学校的陈校长,他不知道考察什么,“办事”之前最好还是暂时不去接触,因为,陈校长是有“前科”的,——高雪皎说过,有一次这位常务副校长带队出去交流学习,受到了当地一位著名企业家热情接待,因为企业家的妻子就是江城人,回来被周仲荣知道了,立刻责成陈校长邀请这位企业家夫妇来江城考察投资,而且指定陈校长负责此事,成立临时工作小组,一定把企业家拿下。

这本来没有什么,正是周仲荣雷厉风行工作作风的体现,可是陈校长喜欢显摆或者说是嘴上不牢,把这事到处宣扬,而且最后企业家也没有拿下,倒成了批评周仲荣的人的一件证据,乱安排,想当然,瞎指挥,没系统。

想起古教授说的,稍有份量的官员,都不会准时赴宴,多少要按自我感觉迟到相应的时间,最后到了地点,轻飘飘地说起抱歉,反而能够博得众人的捧场,叶三省不是想跟蒋尔云玩自重,而是今晚他是不速之客,自然要稍稍落后。

计算时间到了醉美酒楼,没有看见叶老板,应该是去哪个包间招呼了。进了蒋尔云那个包间,蒋尔云和专家们都坐下了,蒋尔云身边留了一个空位,自己果然是最后到的。

赶紧双手合什抱歉,蒋尔云招呼他过去,叶三省也不矫情,坦然过去坐下,首先向两位专家问好,蒋尔云说小叶代表我们周书记,专门赶来陪两位专家,叶三省也自然问了两位专家昨天调研顺利吧,周书记周一应该专门要跟两位老师交流问政。

客人前天到的,一位来自上海复旦大学,是研究宏观经济方面的专家,叫杨思宇,另一位来自北京,叫于峥嵘,是人民大学的教授,据说经常去中南*海讲学,是全国著名的学者,研究方向主要是政府与非政府组织,改革(转型)策略及政治体制改革等领域,周仲荣在市*委会客室会见时,叶三省没有资格陪同,在外面零碎听了一些交流内容,觉得自己跟不上。

相比马林邀请的顾问相对务实,大多是工业、农业、第三产业、建筑、金融、互联网等方面的专家,周仲荣邀请的顾问层面更高一些,比如这两位可以夸张一点说是国家层面的政治加经济,当然,这也可以隐约看出周仲荣的格局和野心。

他现在坐到这张桌子上,自然要扯周仲荣的虎皮,反正谁也不会追究这种皆大欢喜的谎言。

蒋尔云说那我们就开席,自然就是首先敬两位专家,解释说自己上午去向马市长汇报工作,下午连开三个会,传达贯彻周书记昨天视察开南新区讲话的精神,没有陪同杨老师和于老师,今晚要好好罚自己。

叶三省心里赞了声采,果然不愧是蒋尔云。

这番话不仅是说给两位专家说的,也是说给叶三省听的。

自己去市府不久,蒋尔云是第一个主动表示希望向马市长汇报工作的区县主官,而那时,他是周仲荣特别攫升的黑马,超级红人,那才是真正的长袖善舞。自已后来到了市*委,蒋尔云自然会寻找另外恰当的渠道向马林表示态度,这样当着自己的面明说,只能让人佩服,而且,跟着坦然地将贯彻周仲荣的讲话精神当着众人说出,那不仅是对前半截话的补充,更是比自己当初在宝来村的行为更进一步,显示自己对周仲荣的忠诚。

举杯。然后是例酒。然后专家们结合下午工业园区的调研,跟蒋尔云进行交流,主要是专家问,蒋尔云答。

叶三省得闲,向旁边的赵主任敬酒,苦笑着说不速之客,打扰你们工作了。实际上是微微表示他抢了赵主任这位置的歉意。

——倘若以前,他肯定会惶然不安地过分表示,现在,他觉得自己是真正成为市*委大秘,那就认真做好这份工作,包括这份工作的表演吧。

赵主任憨厚地一笑,说我们请都请不到叶秘书,您能来,是我们开南新区的荣幸。至于打扰工作,那是一切听领导指示。叶三省说不敢,赵主任客气。两人又喝了一杯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