便是开口喝道。“王爷,末将救驾来迟了!”

说着话,便是率先冲入了战团之中。手中的长矛,闪动耀眼的光芒。竟然是在眨眼间,便是将四周的匈奴人,全部挑落于地面之上。而此时的刘铮,却是缓缓的开口说道。“撤军!”

他的声音刚刚落下之后,便是向着城门之外走去。此时的匈奴统领,眼中露出不甘之色。但是却也没有办法。毕竟,自己已经重伤。若是继续战斗的话,可能会有陨落的危险。而刘铮,显然也是明白这个道理。因此,才选择离开。但是也绝对挡不住这么多的匈奴士卒片刻之后,刘铮的耳边,便是传来喊杀声。赫然是东陵军已经彻底的占据了优势。“杀!”

而此时的匈奴统领,也不敢在耽搁。怒吼一声,便是向着匈奴大营之外逃窜而去。此时的他,恨欲狂,没有想到,自己竟然是被刘铮摆了一道。“王爷,匈奴已经溃败了!”

李军的声音中,充斥着喜悦。而刘铮听到声音后,脸上露出了笑容。“好,我们们即刻返回!”

声音中带有丝丝的兴奋之意。“吼!”

只是,就在他的话音刚刚落下之后,还不待众人反应过来。匈奴的营寨中,居然是在此时传出了一阵嘶吼。紧接着,一阵阵的喊杀声传出。“不要担忧,这些匈奴人,不足为虑!”

刘铮淡淡的说道。但是心中却是清楚,这匈奴人,绝不简单,否则的话,怎么会有如此强大的实力。想到此处,他的嘴角,却是露出了一抹的冷冽之色。就连李元霸,也是目光灼灼的盯着匈奴大营。而在匈奴大营中央,一座大帐之内。一位身披兽皮的男子,跪伏在地。脸上露出恭谨之色。“父亲,您召集我,有什么事情吩咐吗!”

男子的声音中,带有丝丝的恭谨之意。“阿木尔,这一次我们遇到麻烦了,刘铮出现了,他居然出现在了这里。而且,似乎是有些不对劲。你去看看,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。记住,若是有危险的话,就立刻逃走。至于这里,我会帮助你守护的!”

声音中,透着一丝的凝重之意。“父亲,孩儿遵命!”

听到声音后,阿木尔躬身说道。而后,便是向着外界走去。当他来到战场的时候,整个人的脸上,露出了惊骇之色因为,自己的父亲说的果然是没错。只是短暂的交手之后,那些凶狠异常的匈奴勇士,便是被东陵军所击败了。此时,一个个瘫软在地。甚至是有的,更是昏迷在了地面之上。而在战场的中央。刘铮坐在马车之上,正在静静的观察着眼前的一幕。这些匈奴,在普通百姓看来,是高高在上的存在。但是,在刘铮的眼中,却是弱小的很。这是一群乌合之众,没有丝毫的纪律可言。若不是自己带领的是精锐军队的话。这些匈奴人,早已被杀的七零八落。不过,即使是如此。此时也没有丝毫的犹豫。对着那些将士们,沉声喝道。“将这些俘虏都绑了!”

声音响起,那些东陵军,在不犹豫,迅速的行动了起来。不过是顷刻间,便是将匈奴人控制了起来。而那位匈奴统领,却是被围在了当中。只是,就在此时,一道身影却是飞掠而来。此人的身形矫健无比。赫然是那匈奴的大皇子。看着刘铮,眼中露出炽热之色。“刘铮,你胆大包天。竟然敢攻伐匈奴,难道真的是不知死活吗!”

此时的他,眼中露出怨毒之色,愤怒的咆哮道。“放肆,我家王爷,乃是当世英豪,岂是你能污蔑的!”

听到声音后,李元霸勃然大怒。身形一闪,便是站立在了大皇子的身旁。他的身体,犹如山岳一般。浓郁的煞气散发出来,几乎是将大皇子笼罩。这样的气息,令得他的汗毛倒但是却依旧是咬牙切齿的说道。“刘铮,你的手段确实厉害。但是,这又如何呢。你敢攻伐我匈奴吗。现在,我就在你的面前。难道,你不怕我父亲报复吗!”

大皇子的声音中,带有狰狞之色。此时,就连他自己都是不相信,眼前的刘铮,居然敢跟自己作对。但是,他忘记了,刘铮从始至终,可是没有畏惧过任何人。特别是如今的刘铮,就算是那些顶尖的势力,他也可以平起平坐,甚至是压制。更何况是区区的匈奴。所以,在听到声音后,却是毫不犹豫的开口喝道。“本王的麾下,何须忌惮谁。你不服,就与本王战上一场。若是赢了本王,我留你一命,若是输了,就送你上路!”

他的话音落下之后,便是准备动手。而大皇子,脸色则是变得苍白无比。因为,刘铮身上散发出来的气势太过的恐怖。就连他,也是不由的心头颤抖。但是,此时却是没有办法,因为若是拒绝的话,必死无疑啊。想到此处,却是再也顾不得其他,直接退了下去。他知道,今日自己不是刘铮的对手。而另一边,李元霸看着那仓皇离开的匈奴人,双目中却是露出了嗜血之色。虽然不知道,刘铮与这些人发生了什么,但是他可是知道,北凉的铁骑,不会轻易的失败,既然出战了。哪怕是敌人在强大,也必定是要胜利的。不然这些人北凉辛辛苦苦打下的名声不就全完了,这可是兄弟们真刀真枪拼来的,并不是浪得虚名,所以他们必须拿下“砰!”

就在他的脑海中,刚刚升起这个念头的时候,一颗硕大的拳头,瞬间砸在了他的胸膛之上。让他感觉整个人的呼吸,都是困难无比。接着,身形便是倒飞了出去。“轰!”

最后重重的撞碎了城墙。这一幕,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。根本就没有给人反映的机会。等李元霸在爬起来的时候,眼中露出了一抹的恼羞成怒之色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