胡闹女人的身体就像是第二张脸。我又不是不能够治好你,你怕什么。”

被白芸汐这般呵斥,少女非但没有觉得不妥,还觉得心里特别的暖。在他们小队中,虽然八个人共同生活,可是那些人,根本没有对她有过太多的关怀。比如刚刚,他们完全可以过来帮自己一把,却根本就没有理会自己。“嗯,我都听你的!”

少女点点头,将自己的后背展现给白芸汐。看着少女后背的衣服和肉已经粘连在一起了,白芸汐眉头微蹙。“你的情况有些严重,等兽潮过去,我给你再涂抹药膏吧。”

这里的人太多了,白芸汐是不可能让一个女孩子在这么多人的面前褪去衣服的。话落。她将自己的一件衣服拿了出来,直接披在了少女的身上。“谢谢你!”

少女的眼眶微红,她想要伸手去拥抱下白芸汐,却觉得自己这样十分狼狈,只是站在那里,真诚地和她道谢。“不必谢,我先送你离开这里。”

白芸汐拉着少女的手就朝着外围走了过去,一路上,不断有魔兽攻击着他们,却被白芸汐几下子就解决了。这一刻。少女的眼中,白芸汐是那么的高大。此刻,她在她心里,已经成为了自己的神。白芸汐突然感觉自己的身体好像有一股奇怪的能量,随后,自己的修为似乎都有些上涨。她以为,这是击杀魔兽历练造成的,倒也没有当回事儿。直到二人走到了城墙底下,白芸汐才放开少女。“你自己在这里能行吗?”

“嗯,我没事儿的。”

白芸汐点点头,又拿出一瓶毒药递给少女,并嘱咐她如何用之后,才放心地离开。回到战场,白芸汐继续大杀四方。很快,这个战场,就像是成为了第一小队主战场,所有第一小队的成员都如同一个耀眼的光团,照耀着一小片天地。“不行!不能让他们耍威风,我们也加把劲,将积分搞到手。”

其他凌云学院的弟子看到白芸汐他们的战绩,更是坐不住了,很多原本在后面捡漏的弟子也纷纷冲进战场里,开始寻找能够匹敌的魔兽开始作战。一时之间。整个战场几乎成了凌云学院独自的战场。“果然是年轻有为啊,有了他们,恐怕这次魔兽根本不需要我们这些老家伙了啊。”

一个人刚刚将自己脚下的巨蟒杀死,看到不远处的情景感慨的说道!“这次的魔兽有些不对劲,以往这么长时间的击杀,他们早就撤退了,而这一次却没有,反而有越来越多的趋势。我们不要掉以轻心。”

看着还有空的老赵,男子也是有些心累地提醒到。“老李说的是,我们专心一些。”

半个时辰后。战场上已经遍地魔兽的尸体,很多人也受到了不同程度的伤害。就连第一小队都不例外,姜洛璃等人的身上都挂了彩。“我们先回城,包扎一下。”

白芸汐搀扶着姜洛璃,开口和其他人说道!“嗯。”

其他人也是有气无力的样子,他们忍着疼痛,一步步走到城门口。“开门!开门啊!”

城门下,好多人在大力地拍打着城门,看这样子,好像城门已经有一会儿没开了。“什么情况?”

白芸汐走过去询问了一个人,才知道,里面的人根本就不打算将城门打开。这样。岂不是将他们往死路上逼吗?看来,城里面还有漏网之鱼,否则,这群人不可能将他们往死路上逼。白芸汐微微眯起双眼,冷笑出声:“我倒是要看看,这城池里是谁这么大胆,敢让我们这些人丧命在此。”

说着,她拿出一个鹰爪钩,直接朝着城墙上空抛去,钩子牢牢地挂在了上面的一处石缝内,白芸汐很轻松地开始往上爬。“大人,不好了,有人爬上来了。”

城墙上,一个士兵看到白芸汐正往上爬,赶紧通报里面的人道!“直接击杀!”

既然已经撕破脸了,他不介意杀鸡儆猴。反正,等下那些大人就会过来,将这些人全部处理干净。“是!”

士兵领命,带着几个人来到白芸汐这边,直接朝着她开始疯狂地输出。“靠!这群人玩儿阴的。”

下面,第一小队看到有几个人竟然攻击白芸汐,气不打一出来。可是,他们根本没有鹰爪钩这种东西,只能站在底下干瞪眼。“找死!”

君墨渊原本只是在远处静静的观看,看到城墙上的人竟然敢打他老婆,直接冲了过来,一巴掌甩了过去,直接将那个攻击白芸汐的士兵扇飞出去。噗。。。一道血雾在士兵的口中喷出,他直接丧命在当场。另外几个士兵看到后,吓得直接撒腿就跑,可是君墨渊没有给他们任何机会,依旧简单粗暴地扇飞,人倒在地上就气绝身亡。所有士兵看到这一幕,吓得纷纷后退。这里的情况总算是引起里面那位大人物的注意,从房间里慵懒地走了出来。“你们这群怂货,退什么退,不过就是一个人而已,一起上,将他杀了。”

他看都没有看君墨渊一眼,就朝着手下的士兵吩咐道!“呵。。。”君墨渊冷笑一声,却并没有继续出手。因为他知道,自家夫人已经爬了上来,正朝着这边走呢。“你就是那个漏网之鱼?”

白芸汐看到一个大腹便便的人,看样子,这就是那条大肥鱼了。“你又是谁,竟敢这么和我说话。”

“哟!我以为你知道你们城主是我杀的呢。看来,你只是有幸逃过一劫而已啊。既然如此,我就送你下去和你家城主大人做个伴儿好了。”

话落。白芸汐将莫邪剑拿了出来,对于这种将别人生死置之事外的人,她是一点都不会手下留情的。“疾风剑法:横扫千军。”

白芸汐的长剑快如残影,每动一下,一个士兵的生命就消失在这天地间,几下下去,十几个士兵已经躺在了地上。“你,你不要过来!”

男子吓得连连后退,他的修为根本不足以和这个女子抵抗,心里害怕极了,转身就要逃跑,却还是没能躲得过白芸汐的攻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