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次被人这样恭敬,昨天萧治国两人在一起,只是平等结交,如今石刚军放低姿态,让他受宠若惊。“石局长客气!不过,不过倒是真的有事相求。”

刘飞有些不好意思的摸摸后脑勺。若是之前,石刚军一定觉得刘飞就是不识时务,但现在是真希望刘飞求自己。“尽管说。”

刘飞将昨晚岳母饭店食物中毒事件讲述一遍。萧治国率先开口,“兄弟,这件事还真有点儿难为石局长。”

刘飞抬头看去。萧治国继续道:“中毒的是江凌雪,她是百祥珠宝集团董事长,白富美,她的怒火不消,这件事不会完的。”

“不瞒你说,这件事我们已经接到上面严查通知,我本来感谢完回去就要开会研究如何检查。”

“现在既然有这层关系,我肯定要帮你,不过问题的关键在于江凌雪,她不追究,我就能够顶住,否则很难。”

“你昨天既然救活了江凌雪,若是你出面,她或许会给你面子。”

石刚军显然没想到会是这件事,一边详细说明,一边对萧治国投去感激之情——他的话,很有用,否则很容易被怀疑不肯真正帮忙。刘飞没想到事情如此复杂,还是第一次遇见,有些发懵。萧治国给出建议,“兄弟,我建议让石局长正常安排调查澜庭雅筑特色风味餐馆,但不深入,你那边尽快与江凌雪沟通好,只要那边松口,他这边立即撤回,你看如何?”

石志刚脸色大喜,“我觉得可以。”

刘飞真诚感激道:“我听你们的。”

三个人又商量一番,石志刚回去安排。剩下萧治国和刘飞。“兄弟,这棵千年人参开个价,我买了。”

萧治国目光落在千年人参上,充满喜爱。“大哥说远了,送给你,回去给老爷子补身体正好。”

“不行!这绝对不行!”

萧治国连连摆手。他是真心想买,毕竟千金易得,珍药难求。若刘飞白送,加上之前免费救活父亲,他萧治国还如何做人?两个人一番推让,最后萧治国见刘飞真心相赠,叹口气,“我收下了,我会感谢兄弟的!”

说完,拍拍刘飞肩膀,满脸真诚,感谢离去。刘飞没多想萧治国所谓感谢,现在没心思继续卖药,连忙给叶青竹打电话。第一次,没接!第二次,没接!第三次,直接关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