随着一人呐喊,马上再从其他豪车里快速跑出来二三十个男子!这些男子清一色的西装革履,带着墨镜,浑身强壮肌肉,一路走来,虎虎生风。一看就知道是练家子,而且实力不俗,每人脸上、手上全是疤痕,显然是经过千锤百炼的!他们跟随在齐老身后,迈步走来,杀气腾腾,吓得四周的客人纷纷后退,满脸畏惧之色!“齐老!”

见到来人,谢芳满脸堆笑,嚷嚷着跑过去,一把拉着齐老的手臂,激动道:“您终于来了!您快给我做主啊,他莫家好大的胆子,有个穷鬼打断了我儿子的手脚,他们非但不帮忙,反而还要助纣为虐,您是咱们财阀公会的会长,还望您给我主持公道!”

“嗯……”齐老叼着烟头,微微应声。不过眉宇里闪过一丝不满,凑近一些,压低嗓音道:“芳儿啊,你我之间的关系心知肚明就行,没必要弄出来,我喜欢低调,不太习惯被人当成茶余饭后的谈资。我今天来是给你面子,可你别太过分了,要让人知道了我的喜好,你张家也就完了。”

谢芳大吃一惊,刚刚太过激动,差点忘记了两人的约定。私底下怎么着都行,但是明面上,只能当做朋友,而且还不能太过亲密。虽然不知道他为什么这样,但是他是大人物,这样做自然有他的道理。他的喜好自己不关心,自己只关心能否帮儿子报仇,能否把这个颜面给找回来!“好好好,齐老您这边请,莫玉清还有那穷逼都在里面!”

谢芳心领神会,立刻撒开手,然后九十度鞠躬,邀请齐老进去。“留下一半人将会客厅前后围了,别说人,就是一只苍蝇都别给我放出去!”

齐老撮了口烟,吩咐道:“其他的人跟我进来,张家与我关系历来不错,多少我也得出面说句公道话!”

“是,齐老!”

很快,三十个男子分成两拨,一拨快速行动,在会客厅前后围堵。另外一拨则是分散成东南西北,围着齐老前往会客厅。“不愧是齐老,这架势,谁比得过啊。”

“瞧见没,看谢夫人和齐老聊得火热那架势,俩人的关系怕非同一般啊。”

“这样一来,那穷逼死定了,甚至有可能把莫家都牵连进来。”

“总算是出了口恶气,让这穷逼在这里撒野了这么久,还找来莫家当靠山。却不知道,人外有人,山外有山,这次栽了吧?”

宾客们唏嘘,坐看好戏。魏军与苏梅赶紧拉着黄小燕,激动道:“小燕,你这豪门嫁的是真值啊,不仅仅是成了张家的阔太太,这背后还连着齐老,以后你可得多照顾我们啊。”

“放心吧,你俩都是我好朋友,我有的你们肯定也有,以后只要安心给我做事,我保管你们以后吃香的喝辣的,说起来我真是明智,要是跟着那穷逼,一辈子都没出头的机会!”

“那可不是么,姐以前你跟着他,老子连一条内裤都买不起,现在有姐夫在,我连金内裤都一天换一条,这有钱的滋味是真好。”

黄小龙接过话来,狞笑道:“等一会儿动手的时候我先去,我非得弄死这王八蛋不可!”

一时之间,在场众人全都一边倒的站在谢芳那边。就连徜徉在地痛苦不堪的张俊,也是长舒了口气,压抑了这么久,总算能发泄一下了!“小燕,把我扶起来!”

黄小燕赶忙将张俊扶起来,还特地命人拿来了几根钢管,几人人手一根,就等着一会儿蹂躏陈东!“陈先生,您先走,这里交给我来处理。”

齐老还真来了!莫云清心里很慌,但她知道,没有陈东,爸可能现在已经死了。无论如何,她也要保住陈东,所以,刚刚给爸爸打完电话,她就吩咐着保安们把陈东围着,就要将他带走,但陈东虽然急于找那女人,可他也不是忘恩负义的人,如果就这么走了的话,莫家恐怕会有大麻烦!“莫小姐,一人做事一人当,有什么冲我来,与你莫家无关!”

“哎呀陈先生,这都什么时候了,您还跟我犟什么,快走!”

莫玉清急得不行,不想和陈东啰嗦,赶紧给保安队长使眼色,对方心领神会。立刻安排其他保安将陈东推走,但是刚走没几步——“咚!”

一个西装男忽然腾空而起,半空中一脚踢来!势大力沉。横扫一大片!五六个保安直接被踢倒在地。因为对方穿的皮鞋,加上力量极大,眨眼便让他们头破血流,倒在地上来回打滚。而其他的一些保安,直接给吓傻了,呆愣在原地,动都不敢动。甚至还有些恶臭的味道,有两个人居然吓尿了!不愧是齐老的保镖,全是有武艺的高手,轻描淡写的出手,就能瞬间将人撂倒!比起陈东方才的身手,至少要高明了四五倍!本来众人还有些忌惮陈东身手的,但现在看来,彻底稳了!“围了!”

随着齐老一声令下,十几个西装男直接将陈东团团围住。就连莫玉清也被直接拉拽到了一旁。“玉清啊……”齐老看着莫玉清。莫玉清心中打鼓,低头抿嘴道:“齐老,这事情有误会,您听我说……”“你太让我失望了!”

齐老摆手,摇头道:“同是财阀公会的,而且你莫家还是财阀之首,按理说应该以身作则,你怎么能胳膊肘往外拐呢?我不管这小子对你莫家有多大贡献,但是公然与张家为敌,那就是与我为敌!这是不给我齐四龙面子!谁不知道家族之间的争斗,都由我处理,你们现在私下解决,这是不把我放在眼里?”

“没有没有,齐老您别误会,这事……”“够了,别再说了!”

齐老喝断,吧唧几口烟,目光凶狠道:“你莫家的事情,我回头再处理,现在,先解决这小子。但我希望,你别再插手,否则你莫家都得跟着遭殃!”

听到他的话,莫玉清的心沉到了谷底。她现在就是热锅上的蚂蚁,急得不行。不断望着外面,爸怎么还没来?现在齐老出面,论及声望,自己不如他。论及带来的人,他这帮西装男全是高手,自己的人完全不是对手。而且,以他的人脉和势力,哪怕报警恐怕也没用。此时,齐老瞥眼横着陈东,冷冷道:“就是你,伤了我张俊侄儿,致使我财阀公会的张家与莫家公然为敌,差点大动干戈?”

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