那红痕经过时间的推移甚至都有些发紫了。漾漾是正得宠的公主,没人敢这么对她,而且那痕迹不是自己能做出来的,足以可见捏她手腕的人用了多大的力道。原本以眼神谴责小奶团的人,这会儿又忍不住地偏向她。就算她有那样的母亲,可她也才年仅三岁,如何也不能做得出这么心思缜密的事来吧?在看到漾漾胳膊上的瘀痕时,秦无妄的眼神瞬间变得凶狠,若非小家伙想要查询真相,这会儿他已经将林嫔打入死牢了!这些话就像是利刃将林嫔的伪装撕裂开来,眼中闪过一抹惊慌,但转身即逝,很快就遮掩下去:“九公主这是想说本宫是拿自己的孩子来陷害你吗?可本宫为什么要这么做?”

似是不堪受辱,林嫔语气悲痛:“陛下,臣妾愿意以死明志,只是我们的孩儿却要背负上这种污名……”“臣妾不求别的,只希望陛下能怜惜怜惜这个还未降生的孩子,求您还他一个公道,别让他死得不明白不白。”

在这深宫中,子嗣对一个妃嫔来说比她的命都还要重要。只要她咬死了是漾漾推的她,即便陛下会怀疑,可为了堵住悠悠众口他一定会给她别的补偿。只要让她找到机会,她一定能再度怀上孩子。怀上她和陛下的孩子……“林嫔想要陛下给个什么交代?”

这时,殿门口突然传来了一道严厉的女声。同时伴随着的是宫女喊声:“皇后娘娘到——”穿着宫装,佩戴着凤冠的女子步伐急促,那双向来冷凝的美眸此刻也显得慌乱,在确定漾漾没有受到什么伤害时,她才反应过来向秦无妄请安。“陛下。”

秦无妄只是淡淡的‘嗯’了声做回应,心中却是有些讶然。他把漾漾记在皇后的名下也只是因为她的皇后身份,并没有太过在意她这个人,这些年皇后从未踏出过长乐殿,对太子也是不冷不热以教育为主,现在她竟然会为了小家伙打破自己的惯例……漾漾看到皇后也很惊讶,这段时间她也习惯了皇后冷面下的温柔,一看就知道她是在担心自己,小家伙忍着想扑到她怀中撒娇的冲动。继续着眼前的对峙。林嫔没想到多年不管事的皇后竟然会出现,她捂着胸轻咳了两声:“皇后娘娘恕罪,臣妾现在实在起不来身给您行礼……”“不必,你现在身子不好,还是躺着吧。”

“身子不好……嘤嘤,臣妾只怕身子再也养不好了。”

那意有所指的茶味都能呛死个人。系统都能被她气得炸了毛:【本来以为是个白莲花,没想到是个绿茶战斗机!崽崽,赶紧把她的脸打肿,让她知道你不是好惹的!】漾漾点点头。在众人的目光中她指着林嫔,小奶音里是满满的严肃:“我有证据证明不是漾漾推的——”一言惊动众人。正哭着的林嫔都顿住了。还跪着的云婷想也不想就喊了出来:“怎么可能!就算九公主你不承认是你推的我们娘娘,也不能平白就捏造出证据想要冤枉人吧?”

“是不是冤枉,只要将证据拿出来不就都清楚了。”

说话的是璃贵妃,她神情很是不耐。心想,她才不是要帮这丑丫头呢,她只是觉着眼前这情况浪费她的时间,她一点都不想牵扯进林嫔的事里……嗯!就是这样的!林嫔不信漾漾真的有证据,只当她是垂死挣扎:“九公主若是真有证据,那便拿出来,只是,本宫从未做过的事,即便是栽赃陷害本宫都不会认的。”

【tui!绿茶婊!】被系统洗了脑的漾漾下意识地道:“绿茶婊,云婷身上有药药,四哥哥和五哥哥说那是会流掉孩子的药。”

这个年代没人明白‘绿茶婊’的意思,但漾漾后面那句流掉孩子所有人都听见了。璃贵妃没想到这事还牵扯到秦和惬,那原本别别扭扭的神情瞬间变得错愕。林嫔没想到漾漾竟然真的知道,慌张得连遮掩都没忘了,跪着的云婷也是不可置信地抬头看向那还没成年人大腿高的漾漾。怎么可能!明明她做的时候没人发现!而且药已经被处理掉了,不可能会被发现的!不能慌,说不定这一切都是她的阴谋,是故意炸她的!心中宽慰自己,林嫔脸上的笑都僵了几分:“九公主,本宫不知道你为什么要这么说,但吃药对本宫有什么好处吗?”

“因为他——”漾漾的话还没说完,她就像是被人扼住了脖子话突然就被制止了。圆润润的眼睛看向秦无妄,里面尽是纠结等神情。“……”秦无妄淡淡地道:“都出去。”

能在这后宫中活着的都是人精,梅妃拉着秦月瑶给秦无妄行了个礼便率先离开了,章沛儿也只能给了漾漾一个担忧的眼神,退了出去。她出去后,就看到守在外面的章太傅。“祖父,漾漾她……”章太傅神色冷凝地睨了她一眼:“皇室的事不是你能知晓的,记住,今日之事谁都不准说,即使你母亲问起,也不可。”

“沛儿明白。”

瞧着她脸上的担忧,章太傅到底是心疼自家孙女的:“你且安心,有陛下在,九公主会无事的。”

莫说九公主不会做那样的事,即便她做了,以陛下的脾性,也不会将这事放在心上。……殿内。气氛冷凝的窒息。秦无妄用着看死人的目光看琳琅:“来人,将她拖去死狱,所有刑具都用上一次。”

虽然不知道死狱是什么地方,可看到琳琅闻之色变的模样就知道肯定不是什么好地方。【崽崽,她们是坏人,坏人就要报应。】系统这样说。这一次,漾漾没有求情。“陛下……陛下饶命啊!”

琳琅连滚带爬地爬到秦无妄的脚下,不停地磕头,全然没有了刚才的有恃无恐。这会儿琳琅是真的怕了。听说进了死狱的人,得要活生生脱一层皮,打碎骨头还得连着肉,人间炼狱也不过如此。她不理解,这件事都是林嫔和云婷的主意,陛下为什么要对她发难?明明她什么都没做啊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