这时,房门轻轻推开,一个男人进了屋。他怔了一下。这个男人,正是他熟悉的土猪!昨天还挨了这土猪两耳光!顿时,一股怒火窜上了他的心头。他上前两步,指着陈龙:“你还像个男人吗,偷偷摸摸的,跟踪自己的妻子!真是卑鄙、无耻!”

陈龙淡然一笑,主动伸手:“杨科长,你好。”

杨华一把将他的手拨开:“跟你这样卑鄙无耻的小人,我没法可说,更不可能成为朋友!”

林仙儿赶紧跟女儿通完电话,跑了过来解释:“杨华,你误会了,他没有跟踪我,是我带他一块儿来的!”

杨华怔住:“你带他一块儿来的?”

“是的。昨天的事情,我都跟他解释清楚了,他觉得自己有点冒失,所以想跟赔礼道歉。”

陈龙随即诚恳地说道:“杨科长,没错,昨天的事情是我不对,我没有完全搞清楚状况,就跟你动手,对不起。”

杨华冷冷一哼,指着他道:“陈龙,我警告你,仙儿是我最喜欢的女人,你今后要是敢动她一根毫毛,我要让你付出沉重的代价!”

“这个请你放心,仙儿是我的老婆,我只会疼她、爱她,绝对不会欺负她。”

“你的老婆?哼,再过几天,仙儿就不是你的老婆了!你一个混混杂皮、流氓无赖,一个快要坐牢的人,根本没有资格做仙儿的老婆!”

“呵呵,至少我现在还是仙儿的丈夫。杨科长,你可以对仙儿好,但是请你掌握好分寸,不要逾越朋友的界限,不然的话,对咱们大家都不好。”

陈龙走到桌子边上,拖了把椅子,大马金刀的坐下来,“杨科长,饭菜都齐了,咱们先吃饭吧,边吃边聊。”

杨华看着林仙儿,语气立即温柔下来:“仙儿,我不想跟他一块儿吃饭,咱们另外找个地方吧。”

林仙儿苦笑:“杨华,谢谢你对我那么好,但是,我现在真的没办法答应你。”

“仙儿,你放心,我一定会对妞妞好的!我可以发誓!”

杨华说罢,就举起手来:“我发誓……”林仙儿连忙上前一步,将他的手放下:“杨华,你不用发誓,我相信你。咱们还是坐下来,边吃边谈吧,好不好?”

“好。”

杨华听话的坐在了椅子上。陈龙坐在旁边,心里还是忍不住酸溜溜的。妻子对杨华那么温柔,由此可见,她的心里不是完全没有想法。当然,他们并没有做出什么过分的举动和行为,也没有胡说八道,自己也不能发火。他不知道,要不是女儿一通电话,看到的就是另外一副景象了。他跟妻子之间,恐怕也只能分道扬镳了。三个人坐在桌子上,林仙儿倒了三杯红酒,举起杯来,看着杨华,很是诚恳地说道:“杨华,我们这次来,主要就是表达对你的感谢,在我最困难的时候,你愿意帮助我,对我而言,就是雪中送炭,我会牢记在心的,谢谢你。”

陈龙举起杯来:“杨科长,我也要谢谢你。”

杨华毫不掩饰地道:“你就不用了。今天早上,要不是仙儿替你求情,我已经让赖国富报警抓你了。”

陈龙淡淡一笑:“你确定赖国富一定会报警抓我吗?”

“当然。他对我非常信任,我说什么,他就会做什么,不像某些混混杂皮……”杨华还没有说完,手机响起来,掏出手机一看,正好是赖国富打来的电话。为了震住对手,显示他在赖国富面前的绝对威信,他按了扬声器,接听着电话:“喂,赖总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