江大队长一张总是板着的严肃脸,这会儿也有了点笑意。他对阿浓点点头,语气也比往常温和了不少:“好,那今天就还安排韩知青你割稻谷。”

“谢谢大队长。”

于是,阿浓又还是分回到了江妈妈那一组。上工前,江大队长说了一番话鼓励大家,然后就开始上工。江鹤川见到阿浓,都不感到意外了。他只是叹了口气,埋头帮阿浓割稻谷。阿浓看江鹤川这样,凑到他旁边小声说:“我脚没事了,我自己可以的。”

江鹤川抬眸看她一眼:“你当哥哥三岁小孩儿好骗呢?你脚前两天肿成那样,今天就没事了?”

“你的没事怕是还肿着呢吧?”

阿浓被他堵得噎了噎,瞪他一眼:“你要是不信,下午自己看!”

她有些生气的样子,终于不冷冰冰了。江鹤川觉得,还有点可爱。他忍着笑点头,说:“行啊,那下午老地方。正好有些山莓也熟了……”后面的话,江鹤川的声音就越来越小。话音未落就转开头,状似认真地割稻谷。可阿浓却看到,他耳朵红透了。阿浓微微挑眉,怎么好好的就害羞了?难道他心里在想什么歪歪的事情?不得不说,阿浓猜得还是很准的。江鹤川假装没注意到阿浓在看他,脑海里不自觉浮现起那晚自己做的梦。他梦见斜坡草地上,阿浓坐在那儿,任由他压着吃‘山莓’。光是想想,江鹤川就觉得热血上涌。赶紧摇摇头,把这些龌龊的念头甩走。江鹤川手上动作加快,很快就跟阿浓拉开了距离。阿浓又看他两眼,才弯腰割稻谷。下午,依旧是等知青点里的其他人都睡午觉后,就出门去了后山。江鹤川还是在原来的地方,懒懒地靠坐在树下。他手里把玩着一个草编的蜻蜓,看起来还挺精致的。阿浓走过去,在江鹤川旁边半米远的距离坐下。江鹤川偏头看她,见她在看他手里的草编蜻蜓,就递了过去。嘴上还在十分得意地说:“怎么样?哥哥手挺巧吧!”

阿浓将草编蜻蜓接过来,放在手里把玩:“嗯。”

江鹤川看着她,发现她对自己,好像已经不抵触了。也是,要是抵触他的话,也不会大下午的跑来后山跟他见面了。看来距离她答应做他对象的日子,已经不远了!这样想着,江鹤川忍不住嘿嘿笑出来。正看着草编蜻蜓的阿浓听到江鹤川的笑声,侧头看他:“你笑什么?”

“笑……咳咳,没什么。”

心虚的江鹤川为了避免阿浓刨根问底,赶忙转移话题:“你不是让我看看你脚伤吗,我看看。”

闻言,阿浓将草编蜻蜓放到一边,弯腰拖鞋脱袜子。江鹤川坐起身子一看,脚踝确实是已经消肿了,但上面的青紫却在白皙的皮肤上那么刺眼。他眉头皱了起来:“这就是你说的好了?”

“就是看着吓人而已,已经不……怎么疼了。”

江鹤川看她一眼。他算是看出来了,这个小知青固执得很!就是不听话!他叹了口气,从口袋里掏出一小瓶药酒。蹲在阿浓脚边,伸手抓住她的脚。阿浓缩了缩,小声道:“不,不用了,我每天都有自己揉的。”

看她坚持,江鹤川也就不好勉强。他又在阿浓身边坐下,拿起旁边的小竹篓递给她:“今天熟了的就这些。”

小竹篓里的山莓没有装满,只有一半的样子。阿浓接过来,然后伸手从口袋里掏了掏。掏出一小包大白兔奶糖。“给你。”

阿浓将大白兔奶糖递过去给江鹤川。江鹤川看了眼,伸手从透明的包装袋里拿出一颗,拆开包装纸放进嘴里。阿浓看他只拿了一颗,就说道:“都给你的。”

江鹤川身体往后倒,后脑勺枕着手。“我一次就要一颗。”

一包那么多颗,可以换很多次呢。他可真聪明!见他不要,阿浓也不勉强,又把大白兔奶糖放回口袋里。她坐在树荫下,把山莓吃完了,才站起来。“我走了。”

“唔走吧走吧,哥哥在这睡一会儿。”

江鹤川闭着眼,像是真的有些困了。等阿浓转身,他才睁开眼,侧着头盯着人家的背影看。。下午的上工依旧是割稻谷,不过阿浓有江鹤川帮忙,比起其他人要轻松些。稻田里不是没有其他人注意到江鹤川帮她。也有人八卦的问,江妈妈就说是她看阿浓崴了脚还要坚持上工,才让四儿子帮忙的。她都这么说了,别人自然不好瞎传什么。吃完晚饭,天刚擦黑。社员们和知青点的人都准备洗漱了。大喇叭在这个时候响了起来,是江大队长的声音。“各位社员们,收到通知,最迟后天就要下雨,所以这两天需要抢收!大家七点半到晒谷场集合!”

“各位社员们,收到通知……”广播重复了好几遍。刚洗了澡准备躺床上睡觉的陶明明都哭了。“好不容易熬到下工,现在晚上还要上工!要命啊呜呜呜——”旁边林梅看她这样,安抚道:“这也是常有的事情,我来江家村四年,有三年都遇到了下雨前抢收。”

“我有些不舒服……林梅姐,你可以帮我跟大队长请个假吗?”

刘琳支支吾吾地开口。她太累了,真的不想去了!之前几天不好找借口偷懒,是因为想着不上工就没粮食发。可转念一想,她住在知青点,他们一人分一点吃的给她,也能吃饱啦!更何况,她又不是一个工分都没有。“你哪里不舒服?”

林梅问她。其他人也都看过来。刘琳正在想着借口呢,孟子琪已经先开口了:“怕是不想上工吧!”

她这两天被分到跟刘琳一组,可是看出来她不老实了。他们同组的一个大嫂是个勤快的老好人,刘琳跟人攀谈后看出来了,就总是找些借口让她帮忙。孟子琪真是早就看不惯了。奸懒馋滑,说得就是刘琳这种人吧。听到孟子琪的话,刘琳急急道:“我没有!”

“你的样子并不像是不舒服的。”

阿浓的一句话,让刘琳噎了噎。她刚刚太急了,说话又大声又快。刘琳这幅样子,确实不像是不舒服。其他人也都看出来了,皱眉不认同得看着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