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年,宋玉就和叶凯搞到一起了,而且过几天就要结婚了。”

“什么?!”

徐东只觉得脑海里轰的一声,大脑瞬间变得一片空白。怪不得宋玉从一年前就很少来看他了,而且每次说话也不冷不热的,待不了几分钟就想走。没想到,她竟然和自己的好兄弟叶凯搞到了一起!“哧——”徐卫国一脚踩停了刹车,回头瞪了王梅一眼:“小东刚出狱,你跟他说这些干什么?还嫌这孩子不够可怜吗?!”

“你个死老头子,小东是从我身上掉下来的一块肉,我这当妈的比谁都心疼他!宋玉这么对我儿子,我恨不得吃她的肉,喝她的血!呜呜呜……”说着说着,王梅的眼泪又掉了下来。“唉~~~”徐卫国一脸的颓然,叹了口气后,缓缓说道,“小东,你也别怪我们没有早点告诉你,实在是你妈担心你知道后,再想不开出点儿什么事情。”

良久,徐东才堪堪从刚才的震撼中缓过劲儿来,声音有些冰冷:“爸、妈,我要去找宋玉问个明白。”

此时的他显得异常冷静,脸色阴沉的快要滴出水来了。“你这傻孩子,还去找她干什么,给自己找不痛快吗?!”

王梅阻止道。“妈,我必须得去!”

徐东态度异常坚决,说完这句话后,便下了车,招手拦下一辆出租车,直奔宋家而去。王梅有些生气了,伸手推了一把前面的徐卫国,说道:“死老头子,你也不管管,就这么让他去了?”

徐卫国没有说话,只是点燃一支烟猛抽了两口,看着儿子远去的身影,陷入了沉思之中……宋家。“咚~咚~咚~”强压着怒火的徐东敲响了宋家的门。门被打开,宋玉的父亲宋大海出现在徐东的面前。看到来人是徐东,宋大海先是一惊,随即脸色变换,涌起了一抹笑容:“徐东?这么快就出来了啊!在里面一定吃了不少的苦吧!”

“你这孩子也真是的,出来了也不打声招呼,我这当叔叔的也好上门去看看你啊!”

看着虚情假意的宋大海,徐东心中冷笑连连。换做以前,宋大海早就热情洋溢地把自己请进门去了,哪像现在,丝毫没有让自己进去坐坐的意思。想到这里,徐东也不多废话,直接开门见山地说道:“叔叔,我是来找宋玉的。”

宋大海脸上的依旧笑意不减:“呵呵,真是不巧,小玉出去了,说是晚点回来,要不你改天再来吧!”

“那我就在这儿等她回来,正好我也没什么事情。”

说着,徐东作势就要进门,却不料宋大海伸手一挡,将他拦了下来。“宋叔,你这是什么意思?”

徐东脸色一冷,质问道。“没什么意思,只是不欢迎你罢了。”

宋玉的母亲吴玉英忽然出现,她一脸嫌恶地看着徐东,声音尖酸刻薄,“你一个刚出监狱的杀人犯,不在家好好待着反省自己,跑来我们家干什么?这要让街坊四邻看见了,还指不定在背后怎么编排我们宋家呢!”

听着吴玉英说的这番话,徐东直气得牙痒痒,但他没有发作,反问道:“阿姨,宋玉是我的未婚妻,我来看看她没什么不妥的吧?”

“而且,你口口声声说我是杀人犯,难道你忘了四年前是我代替宋玉认罪,进了监狱的吗?”

“做人,可是要讲良心的!”

“哼!”

吴玉英冷哼一声,“你说你替小玉认罪,有证据吗?事实就是你在四年前杀了人,还连累了我们宋家遭人非议,当初的婚约早就不作数了,你还是放过我们小玉,去霍霍别的女孩子吧!”

“是啊,徐东,你就别缠着我们家小玉了。”

宋大海适时地插了一嘴,“现在的你没钱没势,又有案底,以后找工作都难,小玉跟着你,是不会幸福的。”

“一个刚出监狱的杀人犯,还想娶我的女儿,简直是做梦!”

吴玉英一脸晦气地摆摆手,“以后不要再来我们家了,赶紧滚蛋!”

“为了救你们的宝贝女儿,我放弃了大好前程,苦苦蹲了四年的监狱。”

“你们知道这四年我是怎么过的吗?暗无天日的黑屋子,令人崩溃的孤独无助,你们永远也想象不到。”

“支撑我熬下来的,是我知道外面还有一个女人在等着我,等着我回去娶她!”

“可现在,我出来了,得到的却是这么一个结果,真是可笑……”徐东的身体由于愤怒微微颤抖着,双拳紧握,双眼间更是一片赤红,宛如一座随时都会喷发的火山。见状,宋大海当即一副严阵以待的样子,死死地盯着徐东,防止他突然失控伤人。一旁的吴玉英更是悄悄拿出了手机,随时准备报警。然而就在这时,一道熟悉的声音在徐东身后响起:“当初可没有人逼着你替我认罪,都是你心甘情愿罢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