云月吟拿着滴血的刀,满眼的阴毒,“你在你爹他们眼里是个死人,想去找夜王?做梦去吧!”

“一个傻子不配有一张绝色的脸。”

“啊!好疼,放开我!我的脸啊!我好疼啊!夜王救舒舒……”云舒用浑身的力气挣扎着,痛的大吼大叫。看到云舒血肉模糊,不忍直视的脸,云月吟心中痛快至极,脸上的表情变得有些扭曲狰狞。看到云舒惨不忍睹毫无声息后,云月吟小心的抱着其中一个孩子,另外一只手拎着那个死胎走了出去。从这里走出去后,就是夜王儿子的母亲!不知过了多久。突然。“咳咳咳咳咳!”

秦舒睁开眼,看到四周情形,愣住了,这是什么鬼地方?随后一阵陌生记忆涌入脑海,紧接着气的她咬牙道:“我穿越了?不会这么坑吧?”

她咬了咬牙,用了浑身的力量撑着自己站起来。刚靠在石壁上,突然小腹一阵剧痛,猛地瞪大了眼,“不会是肚子里还有一个吧?这是怀了三胞胎?”

完全来不及想太多,腹部一阵阵昏天暗地的疼痛袭来。随着一道哇哇哇婴儿啼哭声出现,秦舒差点儿晕过去。她一把接住了婴儿,咬着牙,用她高超的开锁技术将绑住脚的锁链打开,跌跌撞撞的朝着山洞外走去。山洞外,阴沉黑暗的天色,似乎山雨欲来的趋势。她紧紧抱住婴儿,眼前一阵阵发黑,她闭上眼,心里明白她虚弱的快要撑不住了,马上就要晕过去了!刚睁开眼,准备去寻找时,脚下一软,还没来得及倒下时,背后突然被人一把推了出去!身下竟然是万丈深渊!从悬崖上传来云月吟的话语,“幸好我回来看一眼,要不然岂不是让你逃了?!被刺了那么多刀还能活下来,你的命也太大了!云舒!去死吧!”

风从耳边刮过,秦舒身体如断了线的风筝一样坠落,但她始终抱着婴儿。狂风卷着她凛冽的话语传至上方。“云月吟,我若活着,一定亲手送你入地狱!”

云月吟听到,张狂大笑,“你个傻子还想跟我斗?下辈子吧!”

四周夜色渐渐寂静。……四年后。京城城外三里处凉亭内。站在亭子内,几乎可以将京城一览无遗。“主子,小少爷跑进城了,这是他藏在半路的书信。”

景恒来到亭子内,向背影窈窕有致,气质绝尘的女子禀报道。女子声音慵懒的开口,“书信?拿给我看看。”

“是。”

女子拿到书信,低头一看,短短几个字,“去找渣爹算账!”

女子就是云舒,她看着纸上歪歪扭扭的几个字皱起眉,转眼过了四年了!她回来了,要为原主报仇!还要去找另外一个孩子!至于那个被云月吟丢给野狗的婴儿,她一定会帮那个孩子报仇!“主子,要派人去夜王府找小少爷吗?”

景恒问道。云舒清冷的扬了扬眉,“将那小子给我抓回来。”

“是!”

……夜王府。府门前。一道小小的身影,藏身在一颗大树后,一双滴溜溜明亮的大眼睛,盯着夜王府的动静。他手里抱着一个用白布包裹的还在动来动去的东西。“那个渣男怎么还不出现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