夏音圆睁着双眼,震惊地说不出话来。“厉总还是比较……好说话的,”时东寻着措辞,“他体贴你工作辛苦,让你每月支付五千即可。”

看他胡说八道,夏音冷着脸,“这车没有报废!”

去他的体贴!“这车出过车祸,”时东脸色艰难,“厉总忌讳。”

夏音抹了把脸,“它只是伤了扇门,并不是大车祸。”

时东看着她,没说话。见此,夏音磨牙,“这车转手能卖多少?”

资本家的心都灌满地沟油,又臭又黑。“厉总的意思,赔偿款没还清之前,”时东抱歉地看着她,“你不能转卖这辆车子,否则他会起诉你偷盗私人财产。”

这就意味着她会坐牢!夏音难以置信地看着他,“这车价值几百万,他算过我要还几年吗?”

“更正一下,这车落地价一千零八十九万!”

时东食指点了点文件,“里面有详细的价目表。”

夏音一听,赶紧戳进计算器。看她埋头计算,时东好心地报了串数字,“一百八十一点五年。”

“请问,我能活这么久吗?”

夏音双眼喷火。时东轻咳一声,“不久的将来,或许医学上会有奇迹呢?”

夏音呵呵两声。“这是赔偿合约,”时东抽出另一份文件推过去,“夏小姐,请签字。”

夏音麻木地签下名字,接收这笔飞来横债。“祝你用车愉快!”

时东收过合约放进文件袋。夏音烦躁地敲着脑壳,她要这车啥用?“夏小姐,那我先走!”

办完事,时东想赶紧回去复命。夏音看着他,“离婚的事,你预约了吗?”

“抱歉,”时东推厉上南出来挡枪,“最近厉总行程紧凑,排不出时间,等他空了,我会安排的。”

夏音点头,“那就麻烦你尽快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