夏督办长脸色极其难看,这才知道自己碰上硬茬子了!能用身法躲子弹的,在武界没有几个人能做到!“他奶奶个腿!王岚那小子不是说他只是一个普通的小职员吗!”

夏督办长唾沫横飞地骂道,他现在只有两个选择了!一,和陈舒拼个鱼死网破!二,向他投诚。很明显,二是上上策,但夏督办长拉不下这个老脸,从来都是别人求他,哪有他求别人的时候!夏督办长看向神色冰冷的陈舒,不甚客气道:“小子!我也是被王岚逼的!你当这件事情没有发生过,你以后有什么需要帮忙的,尽管找我!”

陈舒淡淡地扫了他一眼,并不搭他的腔。“你他妈听见没!”

夏督办长咬牙切齿,一把年纪还被一个毛头小子压制得死死的,就连做选择都要瞻前顾后!陈舒瞥向他:“就凭你们利用督办人员这个身份为虎作伥,我就不可能放过你们。”

“老子给你脸了!你以为你是谁!”

夏督办长当着一众下属的面吃了瘪,气急败坏地抢过一个下属的配枪,二话不说的朝着陈舒射了几枪!陈舒反应极快,风轻云淡地躲过了所有子弹,夏督办长见状,枪口一转,直指林梦妍!反正他的罪行要是被查出来了,他也是死罪可免,活罪难逃!还不如拉一个垫背!林梦妍看着黑漆漆的枪口瞳孔骤缩,夏督办长笑意阴森按下了扳机!嘭!最后一颗子弹出了膛,射向了林梦妍!陈舒眉头紧皱,脚下的步伐被拉到了极致,猛地一把推开了林梦妍!子弹生生擦过了林梦妍的发丝,还是打了个空!陈舒脸色森寒的看向夏督办长,快步迈过去!夏督办长已经被彻底没辙了,咬着牙连连后退,向下属们下了死令:“快!给老子杀了他!”

“老子没得好活,你们也别想活了!”

一排督办员闻言齐刷刷掏了枪,十几管枪口对准了陈舒。陈舒冷笑一声,放做是以前还没进阶成先天境的时候,他还没把握能在这十几管枪口下毫发无伤的站着,但他早已进阶先天境,就算子弹已经到他脸上,他也能眼都不眨地把子弹碾成齑粉。林梦妍七魂六魄被吓走了六魄,惊魂不定地看着陈舒,面露绝望。王氏集团的财务部顿时成了靶场,冰冷的水泥墙已经无法隔绝这震耳欲聋的枪声了。陈舒站在林梦妍身前,直面这枪林弹雨!王氏集团楼下,韩四海听着集团高层上的无数枪声,脸色极其凝重。“快!让上去的人动作再快一点!”

他紧张地吩咐着旁边的总局督办员,右眼皮不安分的跳着。万龙殿殿主可千万不能出事啊……一旦有什么变故,这天下也将经历大变!“韩兄,不必紧张,能被老殿主看上的人必然不会是普通人,你要相信陈先生。”

一旁身姿挺拔的中年督办官看着枪声的来源地,沧桑的眸子里满是久经沙场的坚毅,额上横着一条细长的刀疤,斜入鬓边。韩四海依旧眉头紧蹙,但脸上的担心散去了不少。毕竟陈舒一直以来都在给他带来莫大的惊喜。不论是手腕还是武力,次次都能将他的处境化险为夷。几日前,陈舒让韩四海去查王氏集团的账底,安插的人手经过一番调查后,发现王氏集团财务上的漏洞极大!可在那种错漏百出的情况下,王氏集团依旧没有被正义制裁,从那时起,陈舒就已经知道王氏集团已经和当地的机构官商相护了!“你们抓我干什么!知道我是谁吗!我可是王家的大少爷!”

王岚正被两个督办员押着走出王氏集团的大门,冲着身后的督办员大叫着。“你他妈放开老子!你们的顶头上司是谁!我王家背后可是庆城的督办长!你们胆敢这么对待我!我让你们吃不了兜着走!”

韩四海皱着眉看他,身旁的中年人倒是轻笑一声道:“王家有这种头脑简单的继承人,真是不幸。”

中年人拿出烟盒,挑出一根烟叼在唇间,也不点燃,“连逼供都省了,自己就交代了。”

韩四海闻言也是一笑,“王家老先生一生圆滑,唯一的破绽就是这王岚了。”

“文远啊,少抽些烟,再抽肺都黑了,你夫人要是还在,看到你抽烟指定说教你。”

聂文远摇了摇头,轻笑一声,眸里流露出一股悲伤:“她已经管不到我了。”

两人谈论间,楼上的枪声蓦地停了,窗口正奇异地冒着烟!聂文远和韩四海眸色皆是一凛!“上去看看!”

聂文远先行一步走进王氏集团的大门,坐着电梯来到了财务部所在楼层的下一层,和韩四海徒步从楼梯走到财务部的安全门处!聂文远捏着手枪,听着里头的动静。财务部里头蒙上了一层白烟,满是子弹过载的硝烟味儿。以夏督办长为首的所有人都像看恶鬼一样看着陈舒!他们已经枪弹粮绝了!所有人无一不亲眼看到了子弹融化的情形,子弹到他面前像是被高温融化了一般成了一滩金属液体,堆积在陈舒不远处的脚下。陈舒面露着丝丝寒气,清明的眸子里蕴了一片金色的暗芒,正如盯视猎物一般盯视着他们!几个心理素质差的督办员已经双腿一软的跌坐了下去!“怪……怪物啊!”

“饶,饶了我!”

如此悬殊的能力就算架几把AK也不可能将陈舒杀了啊!夏督办长已经意识到他走错路了,但已经太晚了!“饶了你们?那谁来饶了那些无辜的人。”

陈舒周身的气场极冷,把人都吓得直打颤。三年前,他还是个揣怀梦想的青年,只可惜毫无背景,被最信任的室友亲手送进了监狱,一去就是三年。问陈舒怨吗?怎么可能不怨。陈舒也是个人,有血有肉的人。痛苦的经历无法改写,但他可以为无辜之人鸣冤!聂文远蓦地破开安全门,手枪高举在前,对着那一众狼狈无比的丧家之犬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