车门打开,宋晓敏拉着宋晓晓怒气冲冲的走下大巴车。而一脸阴沉的王姓男子押着杜坤,紧随其后走了下来。此时,除了这四人外,其他人依旧老老实实的待在大巴车上,像是在等什么。感受着众人那崇拜与期待的目光,顾尘微微笑道:“刚才感谢大家仗义执言,为表谢意,我就送大家几句话吧!”

说着,顾尘便在拥挤的车厢内走动了起来。“这位大妈,饭后百步走能活九九,您以后得多走动才行,生命在于运动。”

“这位大爷,都说老不看三国少不看水浒,老年人要豁达,鸡毛蒜皮的小事别往心里去,否则伤肝。”

“这位大哥,虽说食色耐性也,但有些事该节制也要节制,有时间去买点六味地黄丸吧,汇源肾宝也行。”

“这位美女,呃……女孩子要讲究卫生哈,别的我就不多说了。”

“这位……”对车内每人送出一句话之后,顾尘便下车火急火燎的朝着宋家姐妹追去。“小师父!谢谢你!”

顾尘走后,大巴车响起震耳欲聋的掌声和欢呼声……“姐,你现在感觉好些了吗?”

路上,宋晓晓盯着宋晓敏一脸关切的询问道。“姐姐没事,今天简直太倒霉了,怎么会遇到那么一个可恶的臭乞丐!”

“他要是胆敢阴魂不散,我定要让胡杰狠狠的修理他一顿!”

一想到之前所发生的一切,宋晓敏心里便有种说不出的憋屈感。从小大的,她哪里受过这样的委屈。“都怪爸爸,如果不是他寒疾缠身,我们家怎么可能沦落到如此地步,我又怎么可能跟那该死的臭乞丐一同挤大巴车!”

越想越气的宋晓敏终于还是忍不住发生了一声怒吼。“啊……”她这突如其来的一声,把宋晓晓吓得不起。“姐!你,你没事吧!”

“呼!我没事,咱们走吧!”

……知天馆!这三个字在盘龙镇可以说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。知天馆之所以能有这么大的名气,那是因为主人是位远近闻名的高人。人称杨大仙。传说此人知阴阳、懂八卦、晓奇门,前知五百年后知五百年。可以说这世上就没有他不知道的事,更没有他治不好的病。这也是宋家姐妹来盘龙镇求他的原因。在宋晓晓姐妹二人进入知天馆后,顾尘也随之来到了门前。当他看到雕刻在大门两旁的对联时,忍不住笑出了声。上联:一叶障目。下联:不见泰山。横批:我能。“好家伙,这语气真够狂的,估计连我师父他老人家都不敢这么自夸吧!”

心中感慨的同时,顾尘又忍不住多看了几眼。就在他盯着那幅对联忍俊不禁时,一道童模样的少年从馆内走了出来。“什么人?知天馆门前休得无礼!”

“嗯?乞丐?”

少年上下打量了顾尘一眼,眼神中带着一丝毫不掩饰的厌恶。顾尘见状,淡然道:“道士!”

“道士?我怎么觉得不像?”

少年翻了翻白眼,不屑道:“你如此装扮,不会也是为了来我们知天馆蹭吃蹭喝的吧!”

杨大仙一直自诩为正统道门弟子。为了能让自己有个好的口碑,他立下规定,凡是道门弟子,皆可在知天馆免费吃住。当然,他这么做一方面是想能有个积德行善的好名声。而另一方面,则是为了当地政府每年给予的那些补贴。因此,这也导致许多无家可归之人冒充道门弟子,前来知天馆蹭吃蹭喝。“唉!看来有时间该置办一身行头了,我堂堂道门弟子不能总被人误认成乞丐吧!”

无奈的摇了摇头,顾尘从麻布包中将那看上去有些古朴的罗盘拿出。并将罗盘雕刻有五爪金龙的一面展现在此人的面前。“咳咳!”

轻咳两声后,傲然道:“盘龙山盘龙观,正宗道门弟子!”

“盘龙山盘龙观?”

看了眼面前这其貌不扬的罗盘,小道童一脸质疑道:“我从小在盘龙镇长大,怎么从没听说过盘龙山上还有座道观?”

“唉!道不同不相为谋,既然这样那就算了吧!”

见对方依旧在质疑自己的身份,顾尘索性也不再坚持。“切!就你这气量,打死我都不信你是道门中人!”

对于顾尘此刻的表现,少年那是相当的鄙视,撇嘴道:“进来吧,我们知天馆也不差你这一口吃的。”

说完,便不再理会顾尘,自顾自的朝知天馆内走去。顾尘见状也不再多言,移步跟了上去。知天馆内,跪拜着许多前来求医算命的老百姓。在人群跪拜的方向,一身穿黄色道袍的老者正在给一位美艳的妇人把脉。当看清那美妇的容貌之后,顾尘瞬间怔在了原地。不知为何,这个从未谋面的美妇却给他一种极为熟悉的感觉。就在顾尘愣神之际,耳边传来一道极为不满的呵斥声:“你这小乞丐,见了仙师为何不跪?”

只见一个三十岁左右的男子走到顾尘面前,态度也是极其的嚣张。顾尘闻言,不禁皱起了眉头,冷哼道:“哼!本道爷跪天跪地跪师父,仙师又是个什么东西!”

听了他这番如此大不敬的话语,整个知天馆内一片哗然。